即时文化烟雨夜读 竹帛人安在,去去云鸿灭了

即时文化 2020-06-3082未知admin

  这些逃名的人,或许是更早的者。

  昨夜过新雨,清风满梁州。

  文 烟雨客

  青莎卧月,红鳞荐酒,一醉陶然。如词中所说,有没有逃名的人,沿着人迹罕至的小,希望能够风华耀眼的过去。夕餐篱菊英,朝饮木兰露。

  戴文进溪山春雨图

  昼夜潮消长,利名人往还,

  宋·赵与滂

  李孝光(1285~1350年),元代文学家、诗人、学者。少年时博学,以文章负名。早年隐居在雁荡五峰山下,四方之士,远来受学。至正七年(1347年),为秘书监著作郎,至正八年擢升秘书监丞。至正十年(1350年),辞官南归,途中病逝通州。

  风波浙江水,砥柱海门山。

  林花落地半随水,流向前溪犹未已。

  林间雀声急,知有少女风。

  醉后一笑掀髯,狂拍手,四座清风发。

  朝中措·慕名人似蚁贪膻

  故人渴望的不朽,立德立功立言,三立是为不朽。这一切,固然未必攸关名利心,但事了拂衣去的潇洒,与之关系不大。当然,也有逃名之人,在名缰利锁中穿行,试图掩藏行迹,遮蔽自己的光华。

  霏霏湿尽山桥,即时文化行人冲雨行唤渡。

  宋代词人张抡也笑扰攘,不肯清闲。贪看秀色卷帘坐,不觉岚气侵衣巾。子何信,竟推何者为杰。

  四月三十日慈孝寺山亭席上口占送子敦都运待

  男儿堕地,便试教啼看,定知英物。

  人,累累但丘墓。

  也曾隐居,也曾出仕,最终辞官,也许此时的他,真正了许多,竹帛共鸣,人们所渴望追慕的,也不过是云鸿灭没,留不下任何痕迹。输我吴松江上,一帆点破晴烟。此是蓬岛,更于何处求仙。君能安辑之,千仓与万辀。能够在平淡中俯仰冷暖,淡然入心,不为外物所累,又经历了多少的。矧今南亩氓,往往东西流!

  老去只追风月债,天地应空四壁。

  枣下枯枝,黄金虚牝,此事真毫发。古来人,未就不肯休。溪云挟雨至,倏忽弥春空。元·李孝光玄衢谅堪涉,时荣焉足慕。宋·孔文仲送客城南寺,萧然云水秋。恍然对此翻自讶,如在山村看雨时。扰扰几时闲。慕名人似蚁贪膻!

  这是一首酒席上送别的诗。友人意在万里,气冲霄汉,胸怀天下,这份格局在看来,自然是宏大的。送到城南寺,诗人也借此感慨:古来人,未就不肯休。即时文化能够万民,需要的不仅是志向,还有不为所动的初衷。

  宋·释文珦

  宋·张抡念奴娇·男儿堕地名利客往还于江上,还不如沙上的白露,平淡清闲,不为外物所累。明·陈凤竹帛人安在,去去云鸿灭没。两岸共明月,阑干霄汉间。灭迹岩岫间,居然养真素。灭迹登浙江楼簪裳合俊彦,河图并天球。意匠经营何太奇,空堂素壁迥含姿。

  譬如凿空使,尚致安石榴。

  黄石残书,赤松归去,不料头如雪。远帆孤影,这份发自心底的沉静,几人可领会?又几人可践行?所以,天台不远,仙阙不远,就在离我们最近的。豪吟轰饮,直须唤取明月。不如沙上鹭,玉立一身闲。客意在万里,即时文化聊作须臾游。追逐的人,都哪里去了呢?只有累累的丘墓,无法分辨贤者与不肖。

  山环水绕不分,绝径乃有逃名人。

  沾泥涉险亦何为,兴来疑向若耶去。

  新水才添势正雄,客舟多系垂杨里。

原文标题:即时文化烟雨夜读 竹帛人安在,去去云鸿灭了 网址:http://www.graco-duoglider-stroller.com/jishiwenhua/2020/0630/45513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耳聪目明新闻网 www.graco-duoglider-stroller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